文章发布时间:2013-11-21 作者:智城小编

     中国的服务外包从06年以后走上了快车道,有效的国内外需求、中国政府的重视和充沛的人力资源供给,是推动这一产业发展的三大引擎。美买家会用“有效利用外部资源”来描述这一产业。而国内著名的离岸外包平台-智城众包网力求建立有效资源配置的人力云,成为众包模式的践行者。印度人则讲:“提供IT服务和基于IT 的业务流程服务”。我们叫做“服务外包”是一个从WTO借用的名词,同时国内也有人说这是“软件与基于信息技术的服务产业”。而这一产业通常所说的“资源”一词说的就是人力资源。
      说起服务外包,尤其是离岸服务外包,人们首先会想到买家选择业务外包的首要目标是为了降低成本;进一步思考人们才会发现专业的服务提供商,多年经验的凝聚,会优化服务流程,让流程更加有效率、并有更高的质量保障;再深一步探讨我们才会了解,这是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的人力资源供给不平衡造成的问题和机会。发达国家必须通过外包服务,来弥补自身的人力资源缺口,以有效利用发展中国家的高端人力资源储备。这一点与之前30年制造业全球转移过程非常相似,新一轮基于办公室工作的全球人力资源的从新配置已然开始,世界是平的,服务外包的核心是有着良好教育基础的人力资源储备。
      下面,我们先来讨论一下印度。大家都知道印度是人口总量稍逊于中国的人口大国,其人口总量超过10亿,加之其刚刚步入经济高速发展期,人口相对年轻。人们一般会理解,印度的人力资源会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但实际上从06年开始,印度面对离岸服务市场的人力资源供给,就已经开始捉襟见肘了。最明显的表现是:行业的平均离职率高达35%(中小企业会达到50%以上)、年平均工资增长率达到15%以上、同时服务交付质量开始下降。印度怎么会出现人力资源供给问题?其实这一点,日本人早就开始研究了。迄今为止印度的社会由于种姓制的原因,约一半人口没有机会接受教育,或言之全国半数人口是文盲。在印度能接受高等教育的人口数量就更少了,所以印度教育体系,每年向全社会提供的各级各类毕业生(中专、大专、本科以及研究生)的总量一直在350万左右徘徊。与服务外包相关,能够输送到产业的有效人力资源供给约在35到40万。
      2011-2012财年,印度实现服务外包总收入为1000亿美元(其中2/3为离岸服务收入),从业人员达到280万人,这一年年印度实现用9%的就业成长,带动14%的营业收入成长,服务外包产业进入了非线性增长期。同时,始于2008年的经济危机压缩了全球离岸服务需求,也让印度人有了短暂的喘息时间,但从总趋势上看,印度服务外包产业人力资源供给问题已是不争的事实。
      再来看一下我们中国。许多业内人士有一个共识:当印度的人力资源供给受到限制的时候,唯有中国能够有效的担当起全球受过高等教育人力资源供给的责任。而今天我们服务外包产业面对的现实,也是人力资源供给不足,这就有意思了?
      我国有13亿人口,同一年出生的人数(同龄人)为1600万。今年(2011年)大学毕业生达到680万,加上高职、中专、研究生,保守的估计会有约800万受教育人口需要就业。我们的“服务外包”(在岸服务收入约500亿美元、离岸服务收入约238亿美元的合计约738亿美元)总规模略低于印度,产业从业人口应在300万左右。以年增20%计算,当年新增就业人口,也不过需求60万人。而与软件和信息服务业相关专业的各类毕业生,保守的估计也应有100万人以上的供给能力,怎么就会出现人力资源供给不足问题呢?
      与印度的产业进行对比你会发现,印度的受教育人口与IT服务产业需求,近乎达到1比1的关系,教育体系的总供给能力已经达到极限。人力资源的扩容空间微乎其微,种姓制、社会贫富悬殊以及大量住在贫民窟中安贫乐道的人们,从未觉得教育需要普及、应当普惠。加上弱势的印度政府无所作为,印度受教育人群的规模在未来的数十年内,不会有大的变化。尽管NASSCOM、TCS、INFOSYS等知名行业机构和IT服务企业,已深刻的认识到印度产业面临的“资源”危机,开始投入资金,普及基础教育。然毕竟杯水车薪,不可能解决印度由来已久的社会结构问题。
      中国的服务外包(软件与信息服务业),为何也会出现人力资源短缺问题呢?为何在中国,一边是产业的人力资源短缺,而一边又出现毕业生就业难问题?可见是产业与教育的对接出现了问题。在此我特别想申明一点,这里不想批评谁,也不想评价谁,只是想讨论一下问题,寻找解决问题的方法。出现这样的问题,也许是我国近三十年的发展速度太快了。
      细想三十年时间,我们的高校招生规模由20万放大到680万,扩大了三十多倍。同期,工程学院普遍升格为普通大学、工程类学科升格为科学学科、统一且变化缓慢的教材体系,覆盖着不同级别(一本、二本、三本)的大学。企业对工程专业的资源需求与教育体系的供给之间,在不断的拉大距离,当然教育强调的是通才教育。然今天,当同龄人中的半数以上,普遍接受了高等教育,或言高等教育已经普及了的今天。普通高等院校是否还应被视为象牙塔呢?实行了多年的精英教育,是否应向有文化的劳动者教育过度呢?
      有的时候我们业内的人,会简单的描述我们对人力资源的需求:1、有基本的技术基础,经历过真实案例的实训,能在团队的作业流程中承担自己职位的责任;2、掌握人与人之间沟通、交流的技巧和相应的交流工具,处理离岸业务时,一定要用买家的语言(外包离岸国的语言)和沟通模式与对方交流;3、适应买家所在国的文化和企业文化,同时也要适应自己所在企业的文化;4、高级管理和高级技术人才,一定要在实际的工作过程中经过多年的锤炼。
      关于语言问题,其实语言能力并不是阻碍我们离岸业务发展的根本屏障。只因我们的外语教育太过于强调读、写,而疏于听、说,准确的讲我们的学生学习的是外文,不是外语。试想,自小学到大学,16年的外文教育,学生每天用去两小时,到头来仍不会讲外语。一定是我们的教育目标、教材与教学设计的问题。但我觉得,克服这一问题并不难。我女儿在大学毕业出国读书之前,英文也是四级、六级全通,但就是张不开嘴。在北京的牛京英语班训练了两个月,口语就运用自如了。可见我们的英文教育基础还是好的,仅仅是目的与方法的问题。
      同样的道理,我们的本科生,数理逻辑基础扎实,技术基础还好,仅仅是缺乏真实案例的训练。在一般情况下,只要经历三到六个月,全仿真环境的真实案例训练,基本是可以适应产业对人力资源要求的。其实,这也不仅是我们中国教育所特有的问题,印度的IT 培训产业发达,就足以说明岗前训练,在印度也必不可少。另据我的了解,此事在日本也是同样的!我想,仅仅是我们的教育体系,在前几年过度强调了产业化,而缺乏对市场、对需求的研究。“产业”扩张的快了一点,同时离市场的需求远了那么一点点。
      总结起来,一个国家的在岸和离岸服务交付能力,取决于其人力资源的储备。国家的教育体系,应能有效的将充沛的人口资源,转换为人力资源。再有一个有效的训练市场,将人力资源提升为企业急需的人力资本,并能快速进入产业,创造价值。尽管,今天我们的人力资源转换衔接上,还有一些问题,流程上仍有瓶颈、不够成熟。但这完全不同于印度存在的,不可克服的由社会结构问题造成的人力资源供给能力问题。相信,不久的将来,“中国服务”于在岸和离岸交付市场上,都会形成与其人力资源储备相匹配的全球交付能力。